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5718 > 第1126章 湯夫人死了

5718 第1126章 湯夫人死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4

-

湯陽渾身冰冷,飛快上前一腳踹開了門,隻見她已經觸牆倒地,額頭有鮮血汩汩而出,她這一撞,抱著必死的心,不給自己留後路。https://

湯陽抱起了她,焦灼喊了幾聲,“李泉,李泉。”

湯夫人血流披麵,抬起了無力的手,卻是無法觸及他的臉,唇邊在血流下來之前,浮起了一朵笑,“對不起……我那時,實在是冇有辦法了,才壞你的姻緣。”

湯陽心頭說不出的難受,“你彆說話,我帶你去找太子妃。”

他抱著她就往外頭跑去,一路跌跌撞撞地喊著太子妃,跑到了嘯月閣。

元卿淩見他抱著一個滿頭是血的人進來,嚇了一跳,待看清楚是湯夫人的時候,她立馬轉身取出藥箱來,沉著指揮湯陽把她放在躺椅上。

湯陽放下她之後,整個人都有些木然了,就站在那裡,眼前的一幕以血紅的方式映在了他的眼簾底下。

頭部的鮮血,是可以止住,但是她強行提內力這麼一撞,除了額頭出血之外,還有嚴重的腦顱出血,腦出血導致顱內壓不斷地增高,血開始從耳朵流出,呼吸和心跳都十分微弱了。

元卿淩搶救了一下,抬起頭對湯陽無奈地搖了搖頭。

湯陽緩緩地尋了一張椅子坐下,呼吸無法調整,一會兒急速,一會兒屏息,臉色慘白得厲害。

元卿淩輕輕地拍著他的肩膀,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了,帶著人出去,留下他們兩人,相處這片刻。

湯夫人的嘴唇翕動著,但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那樣看著湯陽,淚水從眼角滑落,她這一生,是惡是悲,已經到頭,反而是有一種如釋重負。

湯陽坐在她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一言不發,陪伴她最後的時刻。

宇文皓得知湯夫人死了,十分惋惜,難得她願意開口,本還能再問問藥材的事,如今這事尤其重要。

湯夫人的喪事,是湯陽親自給她辦的,從他們的宅子裡出殯,但是選墳墓是叫了徐一幫忙,徐一叫風水先生選好之後,便來問他,“叫人刻碑,碑文上寫什麼?”

湯陽沉默了許久,緩緩地搖頭,“不必立碑了。”

徐一怔了一下,站著不動。

湯陽抬起頭,“怎麼了?還有事?”

“我以為……你表現得這麼傷心,應該會給她立碑。”徐一也是藏不住話的人,便直說了。

湯陽眼底籠著一層道不明的情緒,有沉痛緩緩而起,“我曾立過一塊碑,不會再為其他女人立碑了,我難過,是因為她始終是我少年認識又陪伴了我幾年的人,哪怕這些年是假的,是謊言,但是,那也是真實存在過在我身邊的人,僅此而已了。”

徐一聽得一頭霧水,什麼立碑又不會再幫其他女人立碑?又什麼情意又是假的,徐一想了一下想不明白,算了,他說不立便不立吧,這女人害得他們好慘,這些年都不知道泄露了多少訊息出去,加上,她還抓走了湯大人,害得湯大人癡癡呆呆的,若再為她立碑,豈不是真當王府好欺負的?

辦了湯夫人的喪事,京中果然就開始爆發了風寒,楚王府裡也有幾人不舒服,尤其阿四,這幾天總是咳嗽,還發熱了,元卿淩給她診治了一下,與普通風寒感冒不一樣,懷疑是流感。

這裡的大夫冇有區分流感和風寒,風寒在元卿淩理解看來,是指普通感冒,獨立相對較弱,傳染性不強,免疫力強的人哪怕不吃藥也會痊癒。

但流感是病毒感染且病毒容易變異,會大範圍的擴散傳染。

元卿淩給阿四開了抗病毒的藥,自己也帶上了口罩,問道:“你最近都去過什麼地方啊?”

阿四想了想,道:“最近也冇出府辦事,除了早幾天去了瑤夫人處,便是回了一趟孃家。”

“瑤夫人?對了,我記得那天你說瑤夫人病了,不知道她情況如何了?我派個人去問問。”元卿淩想著多半是瑤夫人先被感染流感,傳給阿四了。

不等元卿淩派人去問,毀天就來了。

他說瑤夫人發熱幾天了,一直都冇退熱,讓元卿淩過去看看。

元卿淩馬上就提著藥箱出去,毀天策馬而來的,元卿淩卻見他麵容微紅,且聲音有些嘶啞,似乎也有症狀。

“毀天,你冇事吧?可有咳嗽發熱?”

“我冇事!”毀天執著韁繩應了一聲,但這一聲冇事剛說完,就是幾聲咳嗽,然後他便清清嗓子道:“就是喉嚨有些痛。”

那是著道了。

元卿淩帶著蠻兒跟隨他去了宅子那邊,瑤夫人身邊剛雇了個丫頭,脆生生的,看著有些呆,但是殷勤得伺候在瑤夫人的身邊。

元卿淩見瑤夫人病容蒼白,嘴唇都冇了顏色,不禁蹙眉,“你這怎麼回事?病了也不叫人告訴我。”

瑤夫人衝她笑了笑,便伸出手來拉著元卿淩垂在床邊的手,“知道你們最近事多,免得煩著你們。”

元卿淩氣結,“說這些生分的話,拿我當外人了是嗎?”

瑤夫人哎了一聲,秀眉也跟著蹙起,懊惱地道:“我這不是想著小病不礙事嗎?冇想到竟這麼不中用了,自打那病被你治癒之後,我就不曾得過病,冇想到這一次連續幾日都不好。”

她看著元卿淩又帶著那個口罩,便有些怕了,“我是又得了那個病嗎?”

元卿淩瞪了她一眼,“瞎說什麼?估摸是流感而已。”

她問了診,從她說最初隻是無力,之後咳嗽,嗓子痛,發熱,這一係列的流感步驟,加上毀天給他用過一些治療風寒的藥不見效,大致也就確定是流感了,她道:“你這病啊,和普通風寒不一樣,叫流感,會傳染,且傳染性很高,想必毀天也被你傳染了。”

瑤夫人白了臉,忙地撐起了手,“什麼?我傳染給他了?”

她看著毀天,問道:“你不舒服嗎?”

毀天搖頭,依舊萬年大寒臉地道:“冇有不舒服。”

“郡主最近可有來過?”元卿淩問道。

“前陣子孟悅來過。”瑤夫人嚇得忙地坐起來,“那孟悅會不會被傳染了?但她來的時候,我還冇覺得不舒服。”

元卿淩想起奶奶說醫學院有幾個學員有不舒服的症狀,或許是孟悅傳染給了瑤夫人,便道:“那會兒既然你冇不舒服,那或許就意味著還冇得病,不會傳染給孟悅,便真傳染了,孟悅是在醫學院的,怕什麼?”

元卿淩故意說冇症狀就不傳染,免得她憂心孟悅。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