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1590章 被需要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第1590章 被需要

作者:元卿淩楚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55

-

第1590章

被需要

元卿淩親了他一下,“乖,我叫人給你準備火鍋。”

宇文皓側頭瞧著媳婦走出去,托腮,他知道自己討厭,可回想著一輩子,他最大的幸運就是遇到了老元,和她相守的每一天,心裡都是滿滿的。

他隻是希望,阿tom也能如此。

如果他心裡冇有七姑娘,哪怕一輩子不娶,他也不會著急,頂多是嘮叨幾句,但分明是有這麼一個人,可惜了。

火鍋吃得很儘興,孩子們不在身邊的日子,又要重新開始了。

最近公務繁忙,吃了飯之後,把摺子拿回來看,元卿淩在旁邊陪著他,時而說幾句,夜靜謐,但很好。

看完摺子,已經是子時,穆如公公已經進來催了幾次,該就寢了。

宇文皓還冇困,隻是不能連累老元陪著他熬夜,便相擁睡去。

翌日起來,元卿淩跟他說幾天之後要回去一趟,是項目的事情,順便看看楊如海另外一隊的新藥數據,再抽點秋嬤嬤的血回去化驗,看看抑製的效果,她自己再回來做調整。

“去多久?”宇文皓問道。

“一個星期左右,我也不能留太久,怕秋嬤嬤這邊有什麼問題。”元卿淩道。

“那行,我送你到鏡湖吧。”

“不用,又不遠,送來送去的多麻煩!”元卿淩笑著道。

宇文皓道:“好吧,孩子們走了,冷靜言和紅葉走了,徐一也走了,湯陽走了,現在你也要走,頓時覺得我纔是最孤獨的人。”

元卿淩抱著他,“我很快就回來的,彆這樣。”

宇文皓環抱她的腰,眉目促狹,“跟你說笑呢,你們是去辦正經事,我怎麼會埋怨?再說,我最近也忙得很。”

“一天三頓,一頓不能缺,不能找顧司和四爺喝酒,你們幾個喝起來就冇譜,自己想喝的話,吃飯的時候和公公喝一杯就好,不能貪杯,喝酒之後不能泡浴……”

宇文皓吻住她的唇,“嘮叨!”

穆如公公剛捧著龍袍推門進來要伺候更衣,見此情況,急忙就退了出去,笑得慈眉善目,真好啊,皇上和娘娘如今還這麼恩愛,真是罕見。

等了一會兒,便聽得皇上喊了,“穆如,龍袍!”

穆如公公馬上推門進去,笑盈盈地道:“老奴來了,皇上,老奴為您更衣……”

宇文皓一手拿了過去,“都說不用,這麼多年也冇記住,你往後不必起這麼早,外頭有值夜的人,讓他們熨好送過來就行。”

“那是老奴的分內事!”穆如公公過來伺候,哪怕整整袖子,修修領口,總還是要有伺候的模樣,伺候皇上他已經做了幾十年,不讓他伺候,他不習慣啊。

如今在宮裡,旁的什麼事都不用他勞心,唯獨就伺候皇上這事,再不讓他做的話,他就是個廢物了。

一個廢物,還怎麼活呢?

宇文皓整理妥當之後,對穆如公公道:“你不必跟著去,回去休息!”

說完就大步出發,穆如公公眼底還是流瀉出了一抹黯然,他老了,年輕的帝王需要活力的人,所以他纔會叫徐大人進宮伺候吧?

元卿淩把他這一抹黯然看在了眼底,前後一想,也就明白了。

穆如公公,缺乏被需要了。

其實老五是體恤他,怕他辛苦,畢竟伺候了太上皇這麼多年,勞苦功高,希望他能安享晚年。

但是,一個一直忙碌的人,忽然被擱置下來,而且,他年紀還不算特彆大,武功又那麼好,身體素質不比年輕人差太多。

忽然讓他閒下來,他怎麼能習慣呢?

而如今禦書房也好,嘯月宮也好,他雖然都在,可老五叫人辦事,都不會叫他,是他自己上趕著來,大概是以為老五嫌棄他老了吧?

“公公!”元卿淩叫了一聲,有些愁眉,“老五最近晚睡,脾氣有點急躁,肝火旺盛,你看,是不是該叫禦醫開幾副清熱去火的藥呢?”

穆如公公緊張地道:“皇上上火了?那得叫禦醫過來請脈才行啊。”

“請脈倒不必,我給他瞧了一下,是上火了,你看,給他弄幾服藥,煎熬好送過去禦書房給他吧。”

穆如公公連忙就道:“好,好,老奴這便去。”

說完,他施禮出門,一副忙活起來的樣子。

彷彿活力又回來了。

元卿淩寫了幾個字,然後叫綠芽送過去禦書房給老五,要等議事空檔的時候才送進去,不能耽誤他辦公務。

綠芽領了紙條,便到禦書房外等著,逮到空檔才叫禦前侍衛送進去給皇上,就說是皇後孃娘送的。

老五今天和大臣們吵得是脣乾舌燥,他之前提拔的一個官員,犯了一點錯誤,被老臣們逮著就往死裡懟。

那官員如今跟著四爺辦事,屬於發展部衙門的官員,辦事能力很強,但是性子比較狂傲,平日裡辦事雷厲風行,在禮貌上得罪了一些老臣子,屬於人緣特彆差的那一類。

而這一次,他的夫人收受了一千兩銀子的賄賂,競標城郊驛館的建造,這驛館是專門用來招待那些來北唐發展的彆國商人,所以規模比較大,工部和發展部一起辦這事,決定以招標的方式外包出去,商人重利,也重效率,工部和發展部監督著辦,那事半功倍。

而這位夫人收了銀子之後,也冇告訴夫君,且好死不死的中標的正好是這位送了銀子的商人。

這事鬨出來之後,這位官員已經馬上向他請罪。

宇文皓叫四爺調查過,他確實不知情,且定下那商人是四爺的意思,和他無關。

宇文皓也權衡利弊過,這官員確實能辦事,加上這件事情裡有很多誤會,比較清晰的一點是他不知道夫人收了銀子,知道之後馬上退還銀子且請罪,就打算從輕發落,罰俸三年。

可老臣們不願意啊,難得逮到機會要弄了他,今日便聯名上奏,要把這位年輕官員革職查辦。

人才難得啊,宇文皓怎麼會願意把他革職查辦?好說歹說,吏部紀錄在案,五年之內不得升遷。

這事吵完,宇文皓坐在椅子上,看著老臣們滿意地魚貫而出,一個個往日動不動就說這裡疼那裡疼,吵架起來中氣十足。

怪不得父皇以前對著他們的時候都不愛說話,這樣吵下來,一整天都不願意發聲了。

嗓子都嘶啞了。

他才得空拿起老元的紙條看,上頭寫了一句話,最近忽略穆如公公了,他需要被人需要。

宇文皓怔了怔,不由得微微一笑,他是體貼穆如,但是卻忘記了一個人存在的最大價值,就是被需要。

“皇上!”穆如公公悄然推開了禦書房的門,另一隻手捧著一盅藥,腦袋探進來,“老奴進來可以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