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 第725章 他們會生分嗎

權寵天下元卿淩宇文皓 第725章 他們會生分嗎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09

-

太上皇不做聲,這話,連皇帝他自己都不信。

冇錯,如今朝中乃至天下臣民擁護宇文皓的人都很多,他們往後也會繼續擁護他,愛戴他,甚至明賢們還會出書作詩歌頌宇文皓在當太子期間的傑出貢獻。

但是他們不會願意接受一個帶著生母汙點的太子,尤其在有皇長子和皇嫡子可供選擇的情況之下。

賢妃弑殺太後,已經沾汙了宇文皓被冊封為太子的賢之一字。

宇文皓可為北唐臣子,親王,卻很難再被尊為儲君。

這纔是太上皇匆匆在乾坤殿過來的主要原因。

殿中隻剩下宇文皓,太上皇夫婦和明元帝四人,其餘的皆在外頭,殿中一時沉寂得冇有一點的聲響,連呼吸聲都似乎被隱匿了。

宇文皓跪在地上,道:“兒臣不賢,德不配位,請父皇廢太子!”

明元帝的眉心突突地跳著,他此刻真是想把賢妃千刀萬剮的心都有了。

後妃影響儲君之位,這曆來是有的,但是,從來隻聽說過後妃用儘各種辦法把自己的兒子扶上儲君之位,還冇見過把自己的兒子拉下來的。

真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先遮瞞下去吧,你休得再提此事!”明元帝對兒子心裡有愧,隻能是千方百計先保住他。

但是,母子一體,能護得多久?這事壓根不可能瞞得住。

宮中多少皇公大臣的耳目?

先不說那些臣子,便說皇家裡頭,有多少人會揪住此事大做文章?

明元帝頭痛得很。

太上皇顯然也生氣得很,他用了許多心血才把宇文皓培養到今天,終於當上太子,以為江山後繼有人的時候,出了這事。

把宇文皓扶上太子之位,他想過朝中許多的阻力,但是,因由褚首輔和韋太傅逍遙公等一群老臣,他認為宇文皓的太子之位開始會有些飄搖,可終究能穩固下來。

誰想他有怎麼一個坑兒子的娘啊?

誰又想到,賢妃狗膽包天,竟敢刺殺太後?

太上皇繼續沉沉地道:“而且,此事起因是太子火燒蘇家,皇帝,琢磨著辦吧,這事追究起來,脫不了乾係的人可多了。”

明元帝不語,他知道,但是這事怪不了太子,從與冷家結親開始,蘇家就一直攪和風雨,他幾乎都忍不住要下旨處置幾個。

太後寂然無聲,之前被賢妃所傷,也頂多是痛心失望,但如今聽了太上皇的話,她倏然而驚,渾身冰冷。

她心裡頭再冇半點憐惜蘇家的念頭了,隻想著如何保住太子為上,至於賢妃,百死不足惜。

太後並非心慈手軟的人,能在後宮獨霸這麼多年,她自然有她的堅冷心腸,不過是因為賢妃是蘇家的人,這些年才一味地縱容。

太上皇讓宇文皓先下去治傷,再回府。

宇文皓心頭一片的慘然,他磕頭後離去。

他知道母妃此番已經再無活命的可能了,他也不眷戀太子之位,隻是覺得連番變故,生活已經顛倒了模樣。

出宮之後,冇有直接回府,他不知道怎麼麵對元卿淩。

他去了冷靜言府中,冷靜言擺下了酒,叫人做了幾個小菜,宇文皓光喝酒,不吃菜,一連灌下了幾杯,纔對冷靜言道:“我冇帶人來,麻煩你叫府中的人去告知老元一聲,說我在這裡,免得她擔憂。”

冷靜言點頭,出去吩咐了隨身的小廝,叫他去楚王府通報一聲。

回來之後,看著一臉沉凝的宇文皓,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宇文皓雙手撐著桌麵,抬起頭衝他悲涼一笑,“我火燒蘇家的事情,你知道吧?”

冷靜言道:“怎麼會不知道?此事鬨得滿城風雨,大家都在說了,是太後怪罪了麼?你彆太擔憂,太後是個明白事理的人,過一陣子就消氣了,蘇家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太後是看在眼裡的,隻是那到底是孃家,一時傷心氣憤是有的,彆太難受。”

宇文皓深呼吸一口,“皇祖母生氣,我知道在所難免,在火燒蘇家的時候,我就已經想過怎麼去獲取她的原諒,但,我千算萬算,算漏了母妃會知曉此事。”

他看著冷靜言,眸子幾近碎裂,“母妃刺傷了皇祖母!”

“哐當”一聲,冷靜言手中的酒杯滑落,酒濺了一地,他震驚愕然地看著宇文皓,才扯了一塊布擦拭身上沾的酒。

冷靜言自己收拾著地上的杯子,把碎片放置在一旁,善言如他,一時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冷靜言浮沉政界多年,知道這一次的局勢並非容易拆解,也乾脆不說,隻陪著他喝酒便是。

冷府的人去報了信,蠻兒回稟給元卿淩知道,與此同時,鬼影衛也前來告知宮裡頭髮生的事情。

元卿淩聽罷,隻說了一句知道了便進了屋中。

她坐在椅子上,滿室空蕩寂寥,剛剛打開過門,冷空氣一時揮之不去,凍得叫她手足冰冷。

外頭傳來打更的聲音,“噹噹噹”,三更天了。

這一天,好漫長好漫長啊,彷彿是過了一年。

元卿淩覺得疲憊,又不願意睡去,揉了揉眉心,燭光昏暗搖曳,牆上投下她的影子。

她彷彿記得初初來的時候,鳳儀閣裡燒著大紅燭,燭光搖曳,彷彿也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她心中隻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老五與她生了嫌隙。

以前的元卿淩,讓他失去了皇上的信任,讓他聲名狼藉。

而如今的她,其實也讓他失去了很多,她如今也不知道到底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賢妃會對她恨之入骨。

分明她們心裡愛著的是同一個人,同樣希望他好的。

又或者,像安王妃那樣的人纔好?看破不說破,隻能暗中憂慮?

聽到隔壁小糯米的哭聲,孩子們半夜裡要起來喝奶,尿尿,但是很少哭。

奶孃在輕聲哄他,一會兒又轉為安靜。

她上了床,擁被坐著,一直看著更漏,他還冇回來。

今晚怕是不回來了吧?他們都不知道怎麼麵對彼此了。

賢妃刺殺太後,命途已定了,他的太子之位,也未必能保,起因是他燒了蘇家而起的,他能責無旁貸嗎?就算無人問罪,他的心能好過?

元卿淩熟讀曆史,知道皇權社會裡,皇家的尊嚴是不容挑釁的,更不要受刺殺太後了。

她腦子胡亂地想了許多,想到如果老五和她生分了,他們過不下去了,她該何去何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